2013-03-23

【代轉】玉里劉一峰神父籌建高齡啟智中心



在海岸山脈的瑞士人也好,法國人也好,為台灣的人民奉獻的絕對比你我還多。愛台灣,是有些人掛在嘴邊、寫在FB上的口號,這些離鄉背井的老外卻實心實地的在生活裡實踐。

以前公司的法國老闆,嫌星巴克難喝的咖啡為: Dirty Water,劉神父卻僅有一杯即溶咖啡能解鄉愁。省下幾杯咖啡錢,幫神父完成心願吧! 讓這些孩子們長大以後仍有充滿愛的家園。
  • 劃撥帳號:06650081
  • 戶名:財團法人天主教花蓮教區附設私立安德啟智中心

公視的專題報導

以下是我朋友的文章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<寫在前面>
TVBS的某個行腳節目,知道有一位劉神父,為了在花蓮玉里籌建一個高齡智障人士的家園,與智障人士,一起做資源回收。 台灣法令規定,45歲以上的智障人士,必須從專收低年齡的啟智中心,另外安置,但神父不希望他長年照顧的大孩子,被強制安置到新環境,還要去重新適應人與事。

一年多後,我終於成行一個途經玉里的花東旅行。 這一個法國來的、有著俠客般的名字、講中文的老神父,深深引起我的好奇。 出發前擔心遇不到神父,連打了兩次電話過去表達希望去拜訪他,神父總是說:「喔! 歡迎你阿,我天天都在這,到的前一天,打個電話約時間就好。」
        為了不耽誤下午去池上的行程,我和神父約了早上10:30在玉里天主堂見面。 但直到我要見到神父前,到底要跟神父講什麼話,我心理其實也蠻焦慮的。 倘若我反覆跟他說:「神父你好偉大。」或「神父你好有愛心喔!」 唯恐我只是錦上添花,又自找無趣。 故我期望神父在募款迫切之餘,多主動跟我講講他對安德啟智中心的規劃,免除我陷於詞窮的窘狀,也好讓我和同事們的小額捐款,顯得直覺與溫暖。 最後在不失禮的狀況下,我想儘早啟程開往池上,繼續下一站旅行。

<當天>
早上10:30~ 12:00
        到達的當天,如神父指定的,我在10:30到達天主堂,神父剛從彌撒中結束,匆忙的脫下袍子,然後用沙啞的聲音跟我打招呼,確認一下:「阿,你好。 你就是那個新竹來的朋友嗎? 但是我現在要趕去大禹看一個老太太,你可以跟我邊開車邊講嗎? 我會載你……
        急忙中,我像個貼身小記者,被神父請上了九人小巴,後面跟了一位騎機車的小女孩。 神父說,後頭騎車跟著的小惠,因為家裡親人生病,從西部搬回來玉里,他要介紹小惠給一位老太太,每天去幫忙送飯,順道整理家務。 我們一行人到了大禹,一臉素白脂粉、步履維艱的老太太見到神父,連忙為自己家裡的環境抱歉連連,但其實她家裡乾淨極了,甚至沒有異味。 老太太深富禮養,後來我知道她是受日本教育的老者。

神父才剛誇獎老太太家裡真是乾淨,還沒坐定,老太太的心事,隨後就一股腦倒了出來:






「神父,我其實也是受日本教育的人,身體也是很不喜歡人碰,只是我現在膝蓋真的不行了,需要一個人幫我洗澡,買菜、整理。 神父,你現在看到的廚房乾乾淨淨,其實,我都是留著眼淚,用抹布一一擦乾淨的
「神父,我以前也請過隔壁的人來幫忙我煮飯,但是他月初就要拿薪水,然後第二個禮拜就說家裡有人生病,不能來了;還有一個在我家裡做事情跌倒,就要求我,要我賠五萬塊錢給他……,所以,拜託你一定要在合約寫清楚

老太太因為重聽,我發現她幾乎聽不到神父的應答。 在見到神父之時,她一股腦的重複她早已經想好的話,又接著說:

「神父,我過世的先生,這幾天夢裡跟我說,找人幫傭的事,只能找神父商量,其他人都不要隨便相信,所以,我要請你代表神明當證人,神父就是神明,就是最公正的對吧
「神父啊,不好意思,請你讓我先小人君子,合約上寫清楚,工作時間、薪水,還有交通意外,可不能跟我求償阿。 我也會好好簽名,如果有一天我腦筋壞掉了,你就用這一個合約來要我付錢,我也很甘願阿

        以上是我們到達之後,84歲老婆婆不斷排列組合重複的話。 從屋裡看得出,老婆婆的確是深具日本禮教陶成,書法也寫的極好。 她得意的說她年輕時可是個標緻的小姐阿,只有38公斤,並且是在鄉公所用毛筆抄寫公文的員工。
臨走前,神父答應老婆婆,合約他會親自擬一份送過來,他也會當合約的證人,請小惠跟婆婆都簽名,最重要的是,「在路上有意外,絕對不會跟老婆婆求償。」 神父看了看冰箱,細心的交代小惠蔬菜有點少,幫老婆婆多買點青菜吧,然後指著車庫的桌球桌,淡淡的跟小惠說:「有空你可以陪奶奶打打桌球。」 (神父難得的幽默) 回程的車上,神父很感嘆老婆婆被鄰居欺騙的經驗實在太多,又聊到她被鄰人陷害簽了一個莫名合約,為了罰金還得出庭應訊。 (我其實也有瞄到,老婆婆自述的狀子,上面提到的金額的確高的嚇人。)

中午 12:00~ 1:30
再次回到教堂,已經逼近中午12點,神父說他得開始準備午餐,因為在教堂做資源回收的人要準時吃午飯,下午才可以繼續分類。  太太受邀神父三菜一湯午宴款待:燙青菜沾醬油、青椒炒菇、炒豆芽,還有山藥排骨湯。 神父則端了昨天的一盤蒸飯與剩菜,像一盤簡餐一樣吃了起來。  餐桌邊圍了一圈啟智院生以及做資源回收的弟兄姊妹。 今天院生看到神父的熱門話題是:「(用吼叫的音量)神父,那個誰誰誰要被放出來了,你知道嗎?」  神父冷靜的說:「喔,對阿,我昨天晚上跟他家人決定還是要付酒醉的罰款,把他保出來才可以。」   神父後來小聲跟我解釋,那一個小兄弟的狀況,以及為什麼寧可拼命湊48,000罰款也要保他出來,也絕不可以讓他被居留50天的原因。  吃沒兩口,神父又準備出去,笑著說,:「剛剛去大禹的路上,接到一個水果攤的電話,要送水果給我們,那個水果攤說,神父,有水果要送給你,你回程不要忘記來拿阿?  我還跟他說不會忘記呢,果然忘記啦!」


等神父拿著木瓜回來,吃過飯的資源回收伙伴,已經四散在教堂或坐或趴休息去。 神父終於能在稍微安靜一點的環境下,吃了些木瓜。 最後集中的三盤剩菜,剛好蒐集成一個大盤,神父開心的笑說:「這樣很好,有剩菜有剩飯,晚上可以少煮一次,很輕鬆。」   然後神父跟我商量,他得上樓睡午覺休息去了。  我雖然開始盤算著,今天到達池上的時間可能要耽誤了,卻打從心底高興神父至少還懂得照顧自己---至少懂得要求我讓他先睡個午覺到pm1:30,下午再聊。

下午 1:30~ 2:00
神父午休後下樓來了,直嚷著不好意思,他必須再去市區的土地銀行看一下,有個在德國的華裔太太,要捐三千歐元進來,他要去看一下錢進來沒有。 等著等著 ,神父回來了,給了我一個驚喜,問我要不要喝咖啡?  我開心期待這一個法國人要煮杯咖啡給我喝呢!  轉眼,神父抱出一罐雀巢即溶咖啡,還有一罐補體素奶粉、以及一個糖罐,提醒我自己來,想加「牛奶」或「加糖」也別客氣。 神父說他每天中午起床一定要喝一杯咖啡(這一點終於像法國人了我忍不住想到,這一個法國人,喝著這樣的咖啡,若身處法國,他肯定要給人笑話了。

下午2:00~2:30
咖啡香中,神父終於好好的跟我講了一些啟智中心的事,透過他的一一陳述,我明白他設置專收高齡生的安德家園,是為了不忍心超過45歲的院生的離開,因此決心自己蓋一個。  的確,這一些智障兒,應該早就已經離不開神父了,甚至有一些可能連親生父母都沒見過吧,如何能適應一個新家?   至於籌錢的現實面,他就帶領著東里村那群啟智中心的院生,一起做資源回收想辦法存,當然我們這些社會人士的善款更是關鍵。  同樣的方法,神父也收留遊民朋友,在玉里天主堂做資源回收,並持續供應他們穩定的伙食。  近年來,政府的資源回收就業方案的員額,從補助14人降到9人,因此神父必須額外籌款,作為五位弟兄的薪水與伙食。 神父非但沒有因為政府補助人數變少,就請遊民朋友離開,相反的,現在在玉里天主堂穩定做資源回收的人,已成長到大約20人。  此外花蓮榮總病房大樓,也跟神父談免費出借空間,若事成,老人照護工作,將是神父的新任務。

最後神父帶我參觀了一個教友在教堂邊畫的巴黎塞納河壁畫,他仔細為我介紹塞納河,指著壁畫,告訴我塞納河這裡有一個二手書局、那裡可以散步等等,同樣的情懷,他也在玉里開了家二手書店,希望玉里像巴黎一樣,有一個交換二手書的地方。 我想這片壁畫與這片書牆,差不多是台灣最接近神父家鄉的地方了,不曉得,他會不會偷偷的、經常在這裡飽覽鄉愁?  神父順便也帶我參觀了愛心二手市場,裡面有一些娃娃、小玩具,部分來自物資捐贈、部分來自資源回收。  老實講,這一些娃娃不是長的挺光鮮亮麗(甚至有點愁容),但我也更深沈了解,神父是多麼盼望透過這一個小鐵皮屋,或多或少補貼,來把安德家園營造起來。 不多久,神父必須趕去出席活動,不能久坐,我請神父介紹會計來為我同事們開立捐款收據之後,他即飛身去忙了。


下午 2:30~3:30
我進了安德啟智中心的玉里辦公室,在開收據的同時,看到些日常物資,堆了幾箱,甚至當天還有人親自開車,送了米來。 我為啟智中心收容的60個天使高興,畢竟他們雖在後山玉里,外界也是愛心不斷阿。

也在同時,我從會計阿姨的談話中,更深的瞭解了神父的驚人意志力。
「反正只要有不知道怎麼處理的(),他們都會打電話,叫神父來帶走。」
「神父最近跟一家7-11又講好了,晚上最後一批進貨後的紙箱,拜託都要由他去收。」 
 「他說,他這是要和時間賽跑,時間真的不多了。」
「有騎單車來玉里的,去警察局問說玉里哪裡可以住? 他們也都說去找神父借住看看吧!」
「政府的補助只剩下9個啊。 我們算一算,光是他每個月要給資源回收的人一點零用錢,還要供他們吃飯,真的不曉得他要怎麼湊出來? 但神父都說,他會想辦法。」
「坐牢的、喝酒的,出事情,大家都要找他幫忙

下午 3:30~
        收據開完,起身走出會計室。 神父開著小巴剛好回來了,載滿了剛去藝文中心表演完的院童,又準備趕去東里為院童進行4:00的彌撒。 神父邀請我一起去看看東里院區,順便參加彌撒吧。 我答應神父,隨後開車就到。 到了東里,彌撒已經在二樓開始,但我決定,這一次不再去打斷他了。 我靜靜的待在一樓,看著報導中的啟智中心,整潔的資源回收區,看著幾個等著人來接送回家的智障院生,正童言童語的交談。 灰色方正建築物的寂靜,斜陽下,剛毅的像是一個智障兒的溫暖堡壘。
        我洗把臉準備上車離開,在停車場邊,我走近欣賞一個黑色花崗石堆砌的小花圃,眼珠對完焦,猛然發現,這竟是前院長,另一位法國神父的墓。  這一幕,讓我腦子裡諸多的疑問,瞬間都有了答案。


<寫在後面>
我在傍晚才入住池上民宿,沿途我一直在想像,神父像是一個丟在水中的鈉元素一樣,瘋狂忙碌的轉阿轉。 原來不僅是媒體報導的智障兒,他服務的人還包含獨居老人、遊民、有特別狀況的人(算起來,也差不多是所有人了)
入眠前,想到我躺在舒適床墊上的此刻深夜,73歲老神父,應該正高興的要把7-11答應保留給他的紙箱,賣力的塞進他的貨車裡,然後載回回收站去,心裡一時糾結的幾乎要坐起來。 想到老奶奶交代神父寫的看護合約書,神父今晚還得抽空寫吧;還有那個土地銀行寫錯名字的事,神父明天又得跑一趟。
他是一個喝即溶咖啡的神父,一個三菜一湯或剩飯剩菜的神父,有接不完的電話,還過的一點不像法國人。 想到他可能像前院長一樣終老台灣,心裡不禁對於他有種落葉不能歸根的悲傷。 但,話說看到那位顧前院長的墓之後,我明白了一點:基本上要搭飛機回天堂,從台灣或從法國啟程,對神父來說,應該都是一樣的吧! 因為天堂的門,老早就為他打開了。




安德啟智中心:

網 址:http://www.hlandrew.bexweb.tw/

創設於民國69年 9月於富里鄉,由天主教法國籍顧神父超前創立‚民國71年9月遷移玉里鎮現址,並於民國72年12月22日核准立案,87年9月於富里鄉東里村成立安德職訓部;99年8月16玉里校本部變更為安德資源中心~,所有行政教學正式遷移至富里鄉東里村后庄路6號成為登記立案之校本部。

現任董事長為花蓮教區黃兆明主教,由黃主教指派玉里天主堂劉ㄧ峰神父為現任機構負責人。


4 則留言: